欢迎光临金融纠纷法律网,专业金融律师竭诚为您服务!
提供一站式金融法律服务,守护金融安全。
免费法律热线:
186-5655-9964
首页>金融纠纷 > 票据纠纷 > 最高法院判例解读:与票据相关的纠纷管辖如何确定?

联系方式/Contact

咨询热线:
0551-62864266
手机:186-5655-9964 杨律师
158-5691-6807 高律师
地址:合肥市滨湖新区高速时代广场C2座19层

最高法院判例解读:与票据相关的纠纷管辖如何确定?

2020-6-23文章来源:网络转载作者:admin



阅读提示:与票据相关的纠纷有多种不同的形态,既包括因票据基础法律关系引起的诉讼,也有因票据行为引起的诉讼。既有因票据权利的得丧变更引起的诉讼,也有因非票据权利引起的诉讼。票据纠纷作为一种特殊的商事纠纷,部分纠纷可同时由付款地或者被告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辖,但另一部分却只能由被告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辖,还有一部分不适用特殊地域管辖的规定。那么不同的纠纷类型应如何区分呢?实践中如何具体确定票据纠纷的管辖法院呢?


裁判要旨

因票据权利纠纷提起的诉讼,依法由票据支付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因非票据权利纠纷提起的诉讼,依法由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因票据基础法律关系而引起的诉讼,不适用《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五条关于票据纠纷适用特殊地域管辖的规定。


案情简介

一、2016年1月15日,甲方吉林环城农商行(买入方)与乙方恒丰银行青岛分行(卖出方)签订《银行承兑汇票转贴现合同》,约定以下主要内容:根据乙方向甲方提交的票据与相关资料,甲方审核后,同意对银行承兑汇票36份,合计票面金额4.8亿元办理转贴现。协议还约定,相关纠纷由甲方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辖。

二、双方协议签订后,恒丰银行青岛分行仅向环城农商行交付其中一张票据。剩余约4.7亿元的票据并未交付。环城农商行在吉林高院起诉要求恒丰银行青岛分行依据合同约定交付票据并承担违约金。

三、恒丰银行青岛分行提出管辖异议,认为本案属于票据纠纷,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的规定,应由被告所在地或者票据付款地法院管辖,吉林高院没有管辖权。吉林高院一审裁定驳回恒丰银行青岛分行管辖异议。

四、恒丰银行青岛分行不服,上诉至最高法院。最高法院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实务经验总结

与票据相关的纠纷的管辖,应区分不同的情形分别判断。

1、因票据基础法律关系,即票据资金关系、票据预约关系、票据原因关系而引起的诉讼,本质上为一般的民事诉讼,适用《合同法》的一般规定,其管辖的确定因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三条、第三十四条的规定确定管辖,即当事人可以协议确定管辖法院。本案的纠纷系因票据原因关系(转贴现合同关系)而引起的纠纷,双方约定的管辖法院为环城农商行所在地人民法院,故吉林高院有管辖权。


2、因票据权利而引起的诉讼,属于《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票据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规定的票据纠纷,应适用特殊地域管辖,由被告所在地或者票据支付地人民法院管辖。根据《票据法》第四条的规定,票据权利包括票据权利包括付款请求权和追索权(含再追索权)。其他权利不属于票据权利。


3、如果是因非票据权利纠纷而引起诉讼,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票据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的规定,应由被告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辖。《票据法》上的非票据权利纠纷是指基于票据法的规定产生的但不是由票据行为直接引起的票据款项以外的债权纠纷,具体包括票据交付请求权、票据返还请求权、票据损害赔偿请求权、票据利益返还请求权和汇票回单签发请求权等纠纷。以上纠纷,属于票据法规定的非票据权利引起的纠纷,应由被告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辖。


4、与票据相关的纠纷具有极强的专业性,对于多数人而言,一般很难区分票据原因关系纠纷、票据权利纠纷和非票据权利纠纷。同时,与票据相关的纠纷往往各种法律关系叠加,诉讼路径选择复杂多样,不同的路径选择在管辖上也会有明显的差异。因此,建议当事人在面对复杂重大的票据纠纷时,应委托对票据纠纷处理有丰富经验的律师团队进行统筹谋划,防止因管辖权选择错误而浪费时间、人力和诉讼费。


相关法律法规

《票据法》

第四条 票据出票人制作票据,应当按照法定条件在票据上签章,并按照所记载的事项承担票据责任。持票人行使票据权利,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在票据上签章,并出示票据。其他票据债务人在票据上签章的,按照票据所记载的事项承担票据责任。本法所称票据权利,是指持票人向票据债务人请求支付票据金额的权利,包括付款请求权和追索权。本法所称票据责任,是指票据债务人向持票人支付票据金额的义务。

《民事诉讼法》

第二十三条 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第二十五条 因票据纠纷提起的诉讼,由票据支付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第三十四条 合同或者其他财产权益纠纷的当事人可以书面协议选择被告住所地、合同履行地、合同签订地、原告住所地、标的物所在地等与争议有实际联系的地点的人民法院管辖,但不得违反本法对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票据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六条 因票据权利纠纷提起的诉讼,依法由票据支付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票据支付地是指票据上载明的付款地,票据上未载明付款地的,汇票付款人或者代理付款人的营业场所、住所或者经常居住地,本票出票人的营业场所,支票付款人或者代理付款人的营业场所所在地为票据付款地。代理付款人即付款人的委托代理人,是指根据付款人的委托代为支付票据金额的银行、信用合作社等金融机构。第七条 因非票据权利纠纷提起的诉讼,依法由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


法院判决

以下为最高法院二审裁定在“本院认为”部分发表的意见:

本院经审查认为,依据吉林环城农村商业银行在原审诉讼中提出的诉讼请求,本案系涉案当事人因履行《银行承兑汇票转贴现合同》和《代保管商业汇票资料协议》而引起的纠纷,并非基于票据法律关系而产生的争议,故不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五条“因票据纠纷提起的诉讼,由票据支付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审理票据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中有关管辖的相关规定。恒丰银行青岛分行提出此项上诉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涉案《银行承兑汇票转贴现合同》第八条及《代保管商业汇票资料协议》第六条均约定,合同双方若发生争议由甲方即吉林环城农村商业银行所在地法院管辖。该条款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三十四条“合同或者其他财产权益纠纷的当事人可以书面协议选择被告住所地、合同履行地、合同签订地、原告住所地、标的物所在地等与争议有实际联系的地点的人民法院管辖,但不得违反本法对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规定”之规定,亦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有关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规定,协议约定的管辖条款有效。

因此,吉林环城农村商业银行有权就本案向其所在地吉林省内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又根据本案诉讼标的额达4亿余元及二原审被告恒丰银行青岛分行与恒丰银行的住所地均不在吉林省辖区的事实,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调整高级人民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第一审民商事案件标准的通知》第二条“当事人一方住所地不在受理法院所处省级行政辖区的第一审民商事案件……吉林、黑龙江、江西、云南、陕西、新疆高级人民法院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分院,管辖诉讼标的额5000万元以上一审民商事案件”的规定,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本案具有管辖权,其受理本案并无不当。


案件来源

吉林敦化农业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与宁波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温州分行合同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辖终72号]


免责声明:本网注明转载字样的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互联网,转载只是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如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律师答疑

业务推荐